啊咧啊咧

煞笔一个,文笔还不好,但还是忍不住写写画画

巫女和狐妖

   巫女大人,我又梦见你了,你还是那么好看。

   梦里你还是一身红白巫女服,长长的黑发在空中交错蹁跹,笑容清浅淡然,枝上朵朵樱花绽。

   可是……

   别玩了,快回来吧。

   你却轻轻地摇了摇头:“回不去了呢,抱歉。你要好好的,别让我担心啊。”

    醒来我又去了你的墓前,石碑上的字还是很清晰。不远处就是你从未离开过的神社鲜红鲜红的,挂了很久的许愿袋也一样,宛如一颗颗小巧的心脏,里面装满了不为人知的心事。早开的冬樱在迟来的同伴盛开时凋谢。

   一切都很好,独独缺了一个你。黑发简绾,笑起来温柔无双的你。

   我想我以后也许不会再来了。

   我不敢,

   我害怕。

   怕什么,为什么怕?

   怕你我不能再相逢。